家事管理

關於部落格
家事管理
  • 35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圖文:大叔見義勇為反遭獲救者指責

  楚天都市報訊 綜合《現代快報》、江蘇電視臺報道 近日,江蘇徐州鬧市區,一個精神病患者當街猥褻兩個姑娘,中年大叔馬正亮見義勇為,鼻梁被打骨折。此事被當地媒體報道後,被救姑娘的親友到醫院找到馬正亮,將他指責一通,說他“找記者是想出名”,令他有點心寒。   兩姑娘鬧市遭猥褻   8月1日晚上8點多,江蘇徐州市淮海路,小紅與小莉在慢車道合騎一輛電動車,花壇中突然竄出一個男子,將兩名姑娘連人帶車撲倒在地。騎車的小紅爬不起來,男子壓在她的身上,掀起了她的裙子,又去脫她的衣服。小莉拿包向男子砸去,也被他打倒在地。   “你倆都是我的。”男子叫囂著,脫下了自己的衣褲。   危急時刻,一個中年大叔衝上去與施暴男子扭打在一起。施暴男子大約一米八的個頭,異常凶狠。見義勇為的大叔明顯處於下風,臉上挨了重拳,鼻子鮮血直流,事後去醫院檢查,鼻梁骨折。   施暴男子跟大叔扭打了一陣子,一個人跑到馬路中間,脫掉衣褲,“指揮交通”。   警察趕到現場,將施暴男子制服後帶走。   兩個姑娘連聲感謝出手相助的大叔,並送他去醫院療傷,墊付了3000多元的醫葯費。   不能讓姑娘們遭殃   兩天前,在徐州市中醫院的病床上,記者見到了受傷的大叔。他叫馬正亮,今年52歲,被診斷為鼻梁骨折。   “我路過,聽到呼喊時,那男的已經把姑娘裙子掀起來了。”馬正亮說,“我實在是看不下去了,再不制止姑娘就要遭殃了。”   馬正亮說,他跑過去把施暴男子從姑娘身上拽開,然後往遠處跑,引開男子。幾番追趕,幾番廝打,直到男子跑去“指揮交通”。   馬正亮躺在病床上說,一開始他不願意來醫院,因為下了崗又是殘疾人,沒有固定收入。“1987年的時候,我在一家廠里當電工,機器把胳膊捲進去了,斷成三截,現在裡面還有鋼板。”   馬正亮說,自己當時身上只帶有200元錢,“現在花的醫葯費,還是人家姑娘給墊付的,我真的感到心裡很不安,很內疚。”   據警方調查,施暴男子姓孫,有精神病史,今年38歲,家住徐州市銅山區利國鎮。   警方表示,正在組織相關材料,為馬正亮申報見義勇為表彰。   後來有點寒心   馬正亮帶傷救人的事跡8月3日相繼被媒體報道,在社會上引起了反響。然而,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發生了,“當天晚上,兩名姑娘的親友找到我,把我指責了一通。”   昨天,記者來到馬正亮的家裡時,他剛從附近的小診所打弔針回來。“我不怕流血,但我很傷心。”馬正亮說,姑娘的親友認為,有媒體在報道中使用了姑娘的側面照,雖然打了馬賽克,但仍對姑娘的形象帶來了負面影響。“他們說是我把記者叫來的,自己想出名。”馬正亮覺得很冤枉,“我當時只想到救人,哪考慮其他的東西?這事是我哥哥告訴媒體的,他也沒有別的想法,就是想弘揚一下正能量而已。”   馬正亮說,姑娘親友最後拋下一句“我們不管了,你找派出所吧”,就離開了,再沒來過醫院。8月5日下午,預付的醫葯費用光,馬正亮只好離開了醫院。   馬正亮告訴記者,自己因公傷殘,平日以打打零工為生,只夠糊口而已。“家裡也沒有其他人,離婚後,兒子跟著前妻生活。”   馬正亮說,親朋好友事後都怪他“多管閑事”,但他堅持認為自己做得沒錯。他說,如果當時不去救的話,可能會後悔一輩子。   昨天,記者聯繫了當事姑娘,對方表示“不方便說什麼”,隨後就掛斷了電話。   接下來怎麼辦   由於打傷他的是精神疾病患者,馬正亮擔心此事會不了了之。徐州泉山區公安分局王陵派出所表示,馬正亮的行為應當符合見義勇為的要求,目前相關材料已經準備完畢,很快就會送到區見義勇為基金會。   “目前,涉嫌肇事的男子已經被送到精神病醫院治療。”警察說,是不是間歇性的精神疾病以及肇事時的精神狀態等,還需要司法鑒定才能進一步確認。警方將根據其肇事時是否具備完全的行為能力,來裁定是否擔刑責。   關於馬正亮的醫葯費問題,警方認為,可以由肇事男子的家人來先期賠付,但對方就是不賠,不願擔責。   江蘇紅杉樹律師事務所的程棟律師表示,首先,如果確認這名肇事人患有精神疾病的話,那監護人要承擔責任;其次,兩名姑娘是受益人,在侵害人無力賠償的情況下,受益人應當予以補償。   (原標題:圖文:大叔見義勇為反遭獲救者指責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